慢钱头条

马云请我时叫我不要带经验去 带教训去

举报 来源: 吴晓波频道 2018-11-08 09:45 作者:某小编

《艾问企投家》聚焦于“企投家”这一新物种,每期对一位企投大咖发出“灵魂式”提问,透过他们找到企业家精神与投资家理念的融合之道,解读即将发生、正在发生的企投“未来简史”。

年少得志和大器晚成似乎是反义词,但同时用来形容卫哲这等人物,却无违和感。

被“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看中时,卫哲不过22岁。再过两三年,他便成为当时国内证券界最年轻的副总。32岁担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36岁成为阿里巴巴CEO。

出名要趁早。卫哲最出名的事却非他年少得志,而是他遭遇的两次重大“变故”。

于他有“知遇之情”的两位大佬——管金生与马云,一个锒铛入狱,一个让他“牺牲小我”主动请辞。

“人生走过的每一步,我觉得都是最好的选择。”

时过境迁,在《艾问企投家》镜头前的卫哲再次试图让人相信,当初离开无他,只为捍卫阿里的价值观。

他说年轻时被马云“忽悠”好几年,才答应到阿里去。去时马云让他“千万不要带经验来,要带教训来”。

在他担任CEO期间,阿里的营业收入从2006年13.6亿增长到2010年55亿,利润则从2.2亿增长到14.7亿,分别增长了3倍和6.5倍。

他还为阿里招来两个重要的“将帅”,一个是张勇,一个是井贤栋。现在,张勇成公认的马云“接班人”,井贤栋掌管着蚂蚁金服。

2011年,阿里平台的“中国供应商”客户涉嫌欺诈事件震惊业界,时任CEO的卫哲引咎辞职

谁会想到马云一语成谶,这一风波的“教训”至今警醒着今天的张勇、井贤栋等阿里高管,守住价值观底线。

辞职同年,卫哲成立嘉御基金,马云也是股东。与其他创投基金不同,卫哲的投资逻辑是,先从容地给企业免费做咨询,再考虑投与不投。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企投家,正在用他的经验与教训给企业家指导。

几度浮沉,福兮祸兮。企投家卫哲,我们不妨重新认识下。

卫哲在企投会课堂演讲(以下文字根据访谈整理)

1

马云说,你别把经验带来,把教训带来

◈ 艾  诚:阿里巴巴在当今成为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全球企业,您作为前任CEO,在2006年的时候加入,为什么?什么原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那个时候?

◈ 卫  哲:我觉得阿里巴巴那时候大概处于中学阶段,我比较擅长到中学阶段的企业去。

◈ 艾  诚:2000多人,那个时候。

◈ 卫  哲:对啊,2000多人,大概几亿的营收吧。

◈ 艾  诚:2000多人才几亿的营收?

◈ 卫  哲:才几亿的营收,认识马云的时候正好是2000年1月份,就是在你母校哈佛认识的,那时候哈佛学生会请了中国,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个企业家做千禧年的一个论坛。

◈ 艾  诚:有马云?

◈ 卫  哲:有马云,有我,有田溯宁,还有当时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总裁屠光绍,波士顿大学,讲完以后没地方去,就只能待在酒店里,就这么认识了。那个时候我的演讲还行吧,一小时大概有三五次掌声,马云可就是一小时只有三五分钟没掌声,我觉得这个人讲真的比我还好,但是估计忽悠不了我。第二次跟马云见面是关明生关老先生举办了一个LBS伦敦商学院中国的校友会,他请到了马云,我也去了,是第二次我们又重新联系上。

◈ 艾  诚:注定有缘分。

◈ 卫  哲:应该是在2003、2004年左右,那以后,按照马云的说法就是没停止对我的忽悠。百安居那时候,我去的时候也是千把号人,等我走的时候将近3万人,马云说阿里巴巴也会从几千人到几万人,我说好,我把从几千人到几万人的经验带来,马云说你千万别把经验带来,你把教训带来,你从几千人到几万人犯过什么错误,只要你把这些跟我们团队讲清楚,我们不犯同样的错误。我们哪怕犯一些创新的错误,我们也成功了。

2

要招跨国企业的流氓,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马云请我时叫我不要带经验去 带教训去

◈ 艾  诚:我有一年参加达沃斯,一个叫全球杰出青年的组织,正好是马云先生给我们做了一个闭门分享。他说,我的一个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呢?他说,我是一个土鳖,我特别想国际化,我就到全球最优秀的企业里面。

◈ 卫  哲:包括到哈佛,到最优秀的企业去找人。

◈ 艾  诚:他说他把这些人忽悠来,想让他们帮助阿里巴巴变得更好、更强大,结果花了很多钱,遭了很多罪,犯了很多错。那问题来了,我感觉他描述的这个人就是您啊,百安居、国际化、人才。

◈ 卫  哲:还有刚刚说的通用电气的,GE的关明生,包括蔡崇信也是来自这么高大上的企业。今天蚂蚁金服董事长、CEO井贤栋来自百事可乐;逍遥子张勇,阿里集团的后任董事长,现任的CEO来自我们一起成长的普华永道,这些也都是很高大上的公司。

◈ 艾  诚:那我是不是能理解,你们是幸存者,还有很多很多都在阿里巴巴的发展中被淘汰了。

◈ 卫  哲:第一,我不是幸存者。第二,总结了一句话,还真记得没被报道过,这句话说出来叫话糙理不糙,后来我们总结出一个,我们要招跨国企业的流氓,民营企业中的绅士。

3

离开是为了捍卫阿里的价值观

马云请我时叫我不要带经验去 带教训去

◈ 艾  诚:2011年离开阿里巴巴,虽然这段历史有不同的解读,但是和我刚才最初的问题一样,为什么加入阿里巴巴?我也需要再问您一遍,为什么离开阿里巴巴?

◈ 卫  哲:离开,7年前已经报道很多了,真的很少有人相信所报道的就是最真实的,我再重复一遍,真的是为了捍卫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当今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出现了很多问题,产品质量、服务质量,甚至影响到用户生命安全的很多问题,今天没有CEO再辞职,那就可能社会一直不能原谅这个公司。阿里巴巴当时所面临的诚信和各方面的问题,远远没有到死人的程度,从绝对的影响,金额来说也是很小,但我相信就是这么一个阿里巴巴历史上留有一笔的事件,不断在警醒今天的井贤栋,今天的张勇,还真的叫Don’t be evil,不作恶,要把诚信的底线坚守住,价值观的底线坚守住。

◈ 艾  诚:但您的举动是我作为CEO,我引咎辞职,我觉得听着非常职业。是不是您对自己的要求超出了这家公司对您的要求?我听说当时在阿里巴巴上班的时候,您经常是一身西装,职业装,因为原来是在500强。

◈ 卫  哲:肯定不能一席西装,我去阿里巴巴之前只有一条牛仔裤,现在好像除了牛仔裤没有别的裤子,肯定不能一席西装,一席西装就和当时的团队、文化格格不入了。

◈ 艾  诚:所以2011年当阿里巴巴公司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您引咎辞职。

◈ 卫  哲:说实话,这个危机放在今天来看,甚至放在当时来看,对很多人来说都没有到CEO需要辞职的地步。

◈ 艾  诚:您辞职的这个决定是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现在看?

◈ 卫  哲:我对我人生走过的每一步,我觉得都是最好的选择,不后悔。阿里巴巴有今天,我相信当时马云的这个选择也是对的,因为2012年以后,就开展了整个阿里系,包括淘宝大量的自查自纠,抓出了这么多问题。所以我觉得离开以后,能够触动整个阿里集团内部这么大规模的“Self-Cleaning”,自净门户的行动,才会有后面整个阿里集团的第二次上市,才会有整个平台,这么几万亿的交易额,我不能说阿里绝对没有问题。但还能够保持一直增长;二,不出现重大的社会问题,可能2011年的这个决定,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4

只投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就不投了

马云请我时叫我不要带经验去 带教训去

◈ 艾  诚:您觉得企投家这个概念怎么理解?

◈ 卫  哲:我经常比喻说,企投家是一辆车里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人,他不应该继续去操控方向盘,那是企业家(干的事)。而投资家是坐在后排座椅上比较被动的乘客。只有做好企投,是坐在一个副驾驶位置上,一个好的副驾驶应该给予司机,给予那个企业家很多指导。但也要永远想清楚在副驾驶位置上,你不要再去碰那个方向盘。

◈ 艾  诚:您是企投家吗?

◈ 卫  哲:我是啊。

◈ 艾  诚:那您是哪一种呢?

◈ 卫  哲:我们如果把一个企业的成长比喻为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我们比较擅长的是中学,这跟我妈妈做了一辈子中学老师可能有点关系,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中学老师,但她辅导不了我小学的功课。术业有专攻,我们就给自己选择了一个中学阶段的企业做辅导、提升、咨询和投资的阶段。

◈ 艾  诚:我们来聊聊做投资,我觉得做投资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在中国的当下,我觉得有一个我们假想的误区,就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创业者,人人都觉得自己是投资人。

◈ 卫  哲:满地跑的巴菲特。

◈ 艾  诚:从2011年到现在7年时间,您投资下来最大感受是什么?

◈ 卫  哲:挺难做到一句人人会说的话叫“别人贪婪的时候你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贪婪”。我们这栋楼里面有一二十个基金,有一些企业来说“卫总,我们去楼上再跑一家,我们去楼下再跑一家”。你听了郁闷不郁闷?到底谁选谁啊?我们第一天就跟同事们讲,以后资本不是能力。

◈ 艾  诚:钱不是能力。

◈ 卫  哲:我们要培养资本以外的能力,就是让别人爱上你。如果一个人只爱你的钱,你怕不怕?显然是怕的,最好钱以外,还有别人爱上我们的原因。我们怎么办呢?就要培养钱以外我们的魅力,钱以外,我们的吸引力,我们提升运营,我们一直说是靠免费咨询起家的。

◈ 艾  诚:相当于在投这个企业的时候,我先给你做免费的企业顾问,你看我能给你提供很多帮助吧,我再投你,你觉得我是不是比其他的投资人更亲近?

◈ 卫  哲:对,别人是说我投了你,再给你做增值服务,你投了万一不做呢?万一做得不好呢?所以我们的方法是你先试试看,反正免费。

◈ 艾  诚:先免费试用。

◈ 卫  哲:先免费试用,互联网嘛,先免费嘛。

◈ 艾  诚:这一套好使吗?

◈ 卫  哲:越来越好使,经济不好的时候好使,成功案例多了好使,一个行业中有一个企业被你辅导好了,整个行业口碑都非常好,我们可以说过去六七年是越来越好使。

◈ 艾  诚:您对现在的嘉御基金的投资结果满意吗?

◈ 卫  哲:有满意,也有学费。我们历史上两个阶段犯过两个错误,第一个也是企投家跟大家分享时比较容易犯的错误,我们可能过度自信,我们对一个要投资的企业的问题的发现能力,其实比纯投资家要擅长,不是我们看不到,因为我们自己做过企业,企业有什么问题,我们可能比较容易看到,但我们认为我们有能力去解决,因为我们以前处理过比这个更复杂的问题,但我们那时候就忘了,我们不是坐在驾驶员座位上,由我们去解决问题了,而是在副驾驶位置上。所以我们得重新判断这个问题对驾驶员来说有多难,他有没有可能解决。我们叫只投锦上添花的,雪中送炭的就不投了,我们叫业务大转型的,不投了。第二个教训,也可能是企投家容易犯的,就是误以为我们中学已经证明教得挺好,我们要不也试试教小学看?

◈ 艾  诚:嗯,回报更高一点。

◈ 卫  哲:回报更高一点,进入估值更低一点,其实后来发现小学生特别欢迎我们去,更欢迎,幼儿园也很欢迎,来了个著名老师,肯定得欢迎啊。但后来发现我们这套方法,第一,对小学生的筛选经验不如对中学生有经验,我们的角度;第二,我们的方法对小学生不见得适用。

5

下一个阿里是撞着的,最大机会在中国

◈ 艾  诚:企投的时机,什么时候的企业家和一家企业是可以说除了经营主业之外,我可以投资了?  

◈ 卫  哲:我给很多企业的建议说企业做所谓的战略投资,你是不是行业前三,这个问题得问两个问题,你自己的行业还没做到行业前三,你对自己行业没信心,你为什么要分散精力?第二,经常说企业做战略投资,赋能别人,你都不是行业老大,你怎么赋能别人?你想搭别人船吧?那别人要问了,我为什么让你搭我的船?

◈ 艾  诚:我的感受就是太急了,太急功近利了,甚至做企业现在也很着急,做投资也很着急,是不是将企投结合的人能够稍微慢一点?能够尊重一下自然的规律?

◈ 卫  哲:现在做商业都喜欢打造叫爆款产品,投资整天想着去投一个超级明星的企业,所以你想不出巴菲特是哪个项目,哪个公司一战成名的吧?可能也是这个风格,所以我们并没有去定位嘉御要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下一个阿里巴巴是撞着的,不是找到的。

◈ 艾  诚:有一个笑话在投资圈很有意思,俩投资人比,说你比我勤奋,所以你厉害,还是说你比我专业,所以你厉害,最后谁最厉害呢?运气好的最厉害。

◈ 卫  哲:对,运气在投资行业一定有,但我说运气一定也是给有准备的人,也是给勤奋的人,也是给专业的人,或者是我们叫可持续的运气。你说的运气,投资中有打猎的成分,但投资是一个农民活。

◈ 艾  诚:看最近的财经新闻的时候,一句话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哪个公司不出事,哪个基金还好,没破发,都已经很不错了,听上去非常不乐观。客观上讲,您怎么看现在中国的经济状态?

◈ 卫  哲:我坚定认为最大机会在中国,坚定不移地认为,别的机会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在美国,我能够为美国企业提供什么样的咨询和附加值呢?非常有限,我坚信认为中国还是在全球经济中,无论是人口红利还在,十三四亿人,有人口红利;二,大量的人还很勤奋;三,很多创新在中国实现的可能性比在国外要大。

◈ 艾  诚:非常好,谢谢!我们访人的过程中都会有一个,每个嘉宾会给我写一句话。

◈ 卫  哲:其实我们投资也就是先做听众,经常我们团队先会提好的问题,说你提好的问题,离正确答案就不远了。中国缺乏爱问精神,企投家需要有爱问精神,中国需要《艾问》栏目。

马云请我时叫我不要带经验去 带教训去

创业不易,需您鼓励!

 


查看全文
>

推荐阅读

热文推荐

公众号推荐

  • JitLogistics

    采购物流供应链文摘 - 交流、知识与资讯

  • 铜板街

    铜板街于2012年9月在杭州创立,是国内

x

好的内容,值得赞赏

x

请使用微信支付

x

请使用微信扫码解锁全文

×

举报

如有疑问请致电 0755-83336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