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险降没降价?有车主抱怨保费不降反升,什么情况?

摘要:车险改革实施十余天,新的声音出现了,说好的降价,原来是别人家的车,车险降价不及预期。

      车险改革实施十余天,新的声音出现了,说好的降价,原来是别人家的车。

  车险降价不及预期

  9月19日车险改革正式落地后,近期续保的车主已经感受到了车改前后的变化。

  根据改革初衷,本次车险改革的目标是“降价、增保、提质”,要在短期内对消费者做到“三个基本”:价格基本只降不升,保障基本只增不减,服务基本只优不差——也就是传说中的“加量不加价”。根据行业普遍预测,车险保费规模下降将在15%-20%之间。

  但随着新车险在市场上推开,一些新的声音也出现了。有微博网友27日发起了一个针对保费升还是降的投票,截至2日下午,参加投票的238人中,110人选择了“不降反升”,43人选择“降低了不少”。选择“不降反升”的车主,为样本量的46%,已经接近一半。

新车险降没降价?有车主抱怨保费不降反升,什么情况?

  虽然问卷样本量不大,但券商中国记者对近期续保的车主采访也发现,车主对于实际保费降低的感受不一,有人因为三年未出险,保费继续下降;有人今年的保费虽低于去年,但因为返点取消了,实际花费还涨了;另外,有人因为车损险增加了项目,保费较去年出现提升。

  还有人在社交网络上抱怨,自己的车损险被捆绑了一堆过去没有选的保障,导致保费上涨。

新车险降没降价?有车主抱怨保费不降反升,什么情况?

  新车险上市后实际执行情况如何?被加价的车主是个别情况,还是有一定代表性?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发现,新车险的基础费率虽然下调了,但是并不意味着车主都能省下保费,一方面,部分险种的保障范围和额度增加了,另一方面,保险公司的自主定价因子相比之前发生变化,影响保费的因素也增加了。

  费率降,保障升

  今年9月7日,中国精算师协会发布了新版商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2020版新车险纯风险费率比旧版降价了大约三分之一。

  新版车险风险费率的下降,反映了这些年道路交通状况的改善,出险率的降低,以及保险业风控能力提高取得的成果,将为车主带来实惠。新版费率为车险提供了降价空间,也为车险改革“降低保费”的目标提供了精算基础,但是为何有人感受不到这个力度?

  这得从车险改革方案说起。新车险有主要变化有:

  1,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提高到20万;

  2.第三者责任险从原来的5-500万,提高至10-1000万;

  3.车损险责任扩大,增加了盗抢险、玻璃破碎险、自燃、发动机进水、不计免赔、指定修理厂、无法找到第三方险等7项;

  4.过去对出险次数只追溯一年的时间,现在的新条款会往前追溯三年。

  不难发现,车改后车险保障明显提升。如果按照过去的风险费率,保费肯定要上涨一大截,但是在新版费率下,上涨并不明显,一定程度上做到了“加量不加价”。

  比如过去可以选择的盗抢险、玻璃破碎险、自燃、发动机进水、不计免赔、指定修理厂、无法找到第三方险等7个附加项目,现在统一打包进了车损险,对于以前购买过附加险的车主确实是降价了,但是对于以前没有买附加险的人,“被动附加”后,价格的下降就不明显了,甚至还有可能出现上涨。

新车险降没降价?有车主抱怨保费不降反升,什么情况?

  关于车损险是否应该扩大范围,业界也一直存在着争议。有人认为,为了提升车主用户体验,减少车险“这也不赔,那也不赔“的印象,车损应该将玻璃破碎、自燃等风险包括在内。但有人认为,商业车险和交强险不同,遵循的是自愿购买原则,应该给消费者选择权,避免将冷门险种打包销售。

  有业内人士曾质疑,将7个附加险纳入主险,形成新的示范条款,从条款看扩大了保障,又简化了产品,是有道理的,但从费率看,所增加的这几个附加险是保险公司利润最丰厚、赔付率最低的几个险种,例如盗抢险、玻璃单独破碎、发动机涉水等,赔付率都非常低,意味着费率高,过去这些附加险不是强制投保,客户可以选择,费率高一些还有情可原,现在将这些责任全部纳入主险、所有客户必须捆绑购买的同时,简单把当前过高的附加险保费也直接加进来,是不合理的。

  多个因素会导致保费上涨

  商业险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其中“费率调整系数”又包括3项,分别是无赔款优待系数(今年不出险,明年有折扣)、交通违法系数、自主定价系数(根据对人和对车的风险的判定,每家公司自定义)。

  一位4S店人士对记者表示,车改后,保费与车主的性别、年龄、驾龄、征信、驾驶证是否扣分,是否有理赔记录等70多个风险因子有关。驾驶人的年龄、性别、驾驶习惯等以及车型都会影响到保费。

  一位财险公司广东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从新车险的情况看,风险因子调整的变化对保费影响较大。车改的导向是,让行为习惯好、理赔次数少的车主保费更低,赔付记录多的车主保费增长更快。

  多位近期续保的车主对记者表示,新车险的保费下降了10%-15%,因为自己连续2-3没有出险。

  车改后,不同车型的保费差异变大。车型因子被划分为30档,事故率低、维修费用低的车型,基准纯风险保费相比以前有所下降;豪华车型因为零整比高、维修贵,在此次改革的车型分档中被提高级别,商业保险也会有比较、明显的增长。

  在记者的采访中,多位车主表示,今年的佣金返点没有了或者减少了。上述4S店人员也表示,今年渠道将返点直接改为减保费。有部分车主发现,去掉返点的收入后,今年实际支出的保费要比去年多。

  保费为何上涨容易下降难?

  目前,我国汽车保有量已达2.6亿辆,车险是财险市场第一大业务。车险市场的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问题相互交织、由来已久。2020年的车险改革力度较大,定位为综合性改革、全方位改革。

  有观察人士指出,“加量不加价”的改革方案,在执行中存在注水的情况,在有的地方,保险公司将地板价定在了九折左右,远高于方案中允许的最大折扣六五折。

  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作为主要目标、让利车主的车险综合改革,在保险行业内部推进并不容易,面临着几重压力。

  首先,车险费率下降后,保险公司将面临着保费下滑的冲击。保费规模一旦下降,车险销售渠道能获得的费用就会减少,销售人员到手的提成也会相应减少。有人预计,车改后,行业保费规模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下降,改革后一段时期内还可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的现象。

  为了避免收入下滑以及出现亏损,各商业保险公司和销售渠道开展“保费保卫战”,采取增加投保率、提升保额等等措施拉动业务。有人担忧,在保费导向下,为了拉业务,行业高费率、高返点的现象可能重新抬头。

  保费规模是行业利益所在,这也是为何保费总是易涨不易跌,让利车主成为每次车险改革的难点。

  不过,历来改革都是障碍中推进的。本次车改中,车主的受益是很明显的,保额提升后将能更有效地抵补风险,而保障范围增加后,车险的消费体验将更好。

  对于保险公司和中介渠道而言,经历这轮车险改革的洗礼,财险行业需要主动适应新市场变化,加强成本管控,强身健体,方能迎来高质量的发展。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财经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风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