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6.7%增速并不低,去杠杆把握好力度

来源:21经济

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约65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分季度来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

与GDP增速走势一致,工业、消费等增速有所下行,但就业、物价等均保持稳定,前三季度就业即完成全年任务。此外,我国经济结构转型仍在进行中,三产、消费占比不断提高,新兴产业增速较快。

如何看待今年经济增速逐季下行的态势?稳投资、稳金融、稳外贸等政策,是否能促进经济增速回升?如何看待9月份投资、融资、就业等数据?去杠杆如何把握力度?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李迅雷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自然规律,经济本身变化过程是缓慢、渐进的,也是中国经济成功转型的必经之路。当前工业生产、投资、消费、融资等增速下行,是经济增速下行的必然结果。“六稳”要避免部分指标变化过快,主要确保经济平稳运行、质量提高。去杠杆有利于中国经济质量的提高,但要把握好力度。

6.7%的增速并不低

《21世纪》:区别于去年略有回升的态势,今年经济增速逐季下行,背后原因是什么?后续趋势如何?

李迅雷:去年经济略有回升,主要受外需带动。今年经济逐季下行,因为外需、投资、消费的增速都有所回落。

中国经济正处于换挡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中国经济体量已经很大,不可能长期高速发展。前三季度6.7%的增速并不低,在全球经济体中6.7%的增速都是少见的。经济保持6%以上属于中高速,美国经济增长3%已经算比较快的。

我们预计四季度经济增速会缓慢下行,今年全年预计有6.5%的增速,明年经济增速估计为6.2%。

《21世纪》:今年年初大家预期还比较乐观,经济增速的下行会不会改变市场预期?

李迅雷:中国经济规模居全球第二,这么大的经济体长期保持较高增速是不正常的。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上涨了35年时间,2011年开始增速逐渐下行,预计下行的时间也会比较长。经济增速放缓的过程是缓慢的、渐进的,不是疾风暴雨式的。经济本身的变化比较慢,但人们预期的变化特别快。

关键在于经济转型

《21世纪》: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六稳”的核心目标是什么?

李迅雷:“六稳”主要是为了让经济平稳发展。稳就业要保证就业相对充分;稳金融是要防范金融风险;稳投资要防止固定资产投资大幅下滑;稳外贸主要为了稳出口;稳外资就是防外资减少;稳预期是要稳定各方预期,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我们无需刻意追求过高的经济增速,“六稳”是要保证经济运行质量的提高。稳并不是说不降,像基建、房地产投资稳中有降也叫稳,降幅不过于激烈都可以看做是稳。之所以要稳,因为投资增速如果降得太快,对就业、金融的稳定都会有影响。

我们要意识到,中国经济现在仍维持着中高速增长,增速下行并不是坏事,是自然的过程。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经历了经济增速下行的过程,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相对是比较低的。

我们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在增速下行中,能否实现经济的成功转型,比如产业是否升级、居民收入是否维持增长、债务率是否能稳住等。如果成功转型,经济增速适度下行根本就没有问题。

要转型需要推动系列改革,比如收入分配改革等。我国居民收入差距较大,不利于消费,扩内需要缩小收入差距,让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速能高于高收入群体,促进经济的良性发展。

去杠杆把握好力度节奏

《21世纪》:中国经济整体运行平稳,当前需要注意哪些风险?

李迅雷:当前投资增速下行得比较快,需要注意。房地产投资现在还有9%的增速,随着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回落,明年投资压力会加大。出口也有压力,今年出口形势还不错,但未来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再者就是金融风险的问题。现在股市下跌、P2P爆雷等,已经出现一些结构性风险。明年去杠杆要防范被动去杠杆的风险,包括房地产市场在内。我国居民配置在股市上的资产占比较低,配置在楼市的比重很高,要避免资产价格下跌带来居民被动去杠杆的问题。

《21世纪》:9月份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非标融资仍然处于萎缩状况。有分析认为这导致了民营企业融资难的困境,认为去杠杆的政策需要调整。你怎么看?

李迅雷:随着经济增速的下行,企业投资需求会减弱,投资的不确定性、风险在增加,银行不敢擅自放贷,自然带来融资增速的下降。今时不同往日,以前投资回报率高,银行抢着要借钱给企业,现在风险加大,银行不愿意放贷。

我们事先难以把握去杠杆的力度,政策效应存在滞后性,需要试错的过程,要容忍经济出现波动。发达国家去杠杆往往是被动的,去杠杆的过程就是金融风险爆发的过程。我国在主动去杠杆,这个过程中要把防风险放在首位。

主动去杠杆的力度如果没把握好,可能带来被动去杠杆的问题。主动去杠杆可能带来资产价格的下跌,像股价下跌可能引发股权质押融资、债务违约等问题,进而引发市场被动去杠杆。去杠杆过程中,我们要有底线思维,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要保持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的健康发展。

就业是头等大事

《21世纪》:9月份我国调查失业率继续走低,前三季度就完成了全年新增就业目标。就业还是个值得担忧的问题吗?

李迅雷:中国占据全世界19%的人口,作为人口大国,就业问题至关重要。目前我国就业增长点主要在服务业,就业形势受企业运营能力、产业的海外转移、中小企业经营状况等因素影响。

现在提中国产业升级,部分传统产业要转换成新兴产业,要与时俱进,但也不能太理想化,部分传统产业还要维持下去,出口加工业依然重要。中国这么多人,要解决就业问题,不仅需要高端制造业,也需要传统制造业。

《21世纪》:9月份投资数据略有回升,主要受制造业投资带动。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制造业增加值的增速仍在下行。制造业的投资和生产增速为何出现背离?

李迅雷:PPI的上涨带来盈利预期,带动投资增速的回升。目前制造业投资多在新兴产业领域,设备更新、改造类的投资较多,是制造业产业升级的结果。

但中国的产能是过剩的,经济潜在增长速度在下行,工业在经济中占比在下降,制造业生产端的增速肯定是下行的。中国产业结构转型是长期的,二产比重还要继续下降,三产比重会更高,未来制造业增加值的增速会不断走低。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财富人生
财富人生

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

风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