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重磅!取消巴菲特午餐的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在其取消赴约之际,仍有几项问题有待解答:其“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而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

7月23日一早,孙宇晨称因突发肾结石在医院治疗,取消与巴菲特午餐会面。

按照原本的剧本安排,两天后在旧金山的杰克逊广场,孙宇晨将与巴菲特及七位受邀嘉宾在一家名为Quince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共进午餐。(3000万拍下巴菲特午餐!孙宇晨是谁?马云门徒VS“币圈贾跃亭”  )

自从6月4日宣布以456万美元(约人民币3142万元)天价成功竞拍巴菲特午餐以来,这位争议不断的90后多次承包热搜:怼王思聪、怼搜狗CEO王小川、拍下巴菲特午餐、辟谣巴菲特午餐取消。近日,孙宇晨更是跳出来称要拿1000万支持小鹏汽车消费者维权,更称要邀请不看好比特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巴菲特午餐。虽然这听起来就是天方夜谭。

春风得意的孙宇晨,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登上热门的可能性,有网友直言:孙宇晨不如改名“孙宇蹭”。

穿插这些热门话题中更多的,是关于其波场项目的进展以及空投的“激励计划”,孙宇晨称要送2亿元给波场早期持有人,实际是赠送代币,并宣称其有高回报。这种操作手法也叫发“糖果”(赠送代币),在币圈并不陌生,业内人士介绍,这类似于发放优惠券吸引用户,提升用户参与度,待有投资者投入真金白银购买代币后,等待投资者的便是庄家的“镰刀”。

距离巴菲特午餐还有两天时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在其取消赴约之际,仍有几项问题有待解答:其“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而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

在上述问题没有得到明晰解答前,孙宇晨还能否吃上这顿3000万的大餐?

钱从何来?


花费456万美元与巴菲特吃顿饭,一位“白手起家”的90后何以如此出手阔绰?更多的人好奇:孙宇晨哪来这么多钱?

孙宇晨此前接受自媒体采访时称,是用bittorrent公司(也是孙的公司)的合法收入支付的。

波场项目早在2017年8月上线,顶着“空气币”质疑的波场通过ICO完成募资约4亿元。但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9·4公告”),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人在海外的孙宇晨原本态度强硬表示拒不退币,但后迫于合作机构等多方压力下清退募资。

波场前COO刘明在一次直播中曾爆料,募集的比特币都由孙宇晨掌握,如果不退币,自己都会有坐牢的可能。“我们十年的交情,我跟你当联合创始人,我帮你做这么多事情,你在国外说不退币,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完全不在意我在国内的处境!”“非常恶劣!”

“9·4公告”后,各地搜索排查出的国内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交易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以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从之前全球占比90%以上,下降至不足1%。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国际上的高度认同。

随着监管部门高压打击,多家平台及项目绕道海外。包括火币、OKCoin将服务器注册地迁往塞舌尔、伯利兹等偏远国家,但目标用户仍以国内为主。登录后,提供法币交易和币币交易乃至杠杆交易,其中法币交易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方式付款。而ICO项目则从公开转向地下:有币圈中介提供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主要通过一些社群或微信群散播相关信息。(收割韭菜与暴富幻想交织 虚拟币炒作借区块链回魂  )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教授指出,作为一种融资渠道,ICO已构成非法集资或合同诈骗,存在发行代币者突破法律限制,掠夺投资者合法财产的风险。应当认清ICO非法融资本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权威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孙宇晨同样通过类似的方式大量非法集资。这就不难解释其为何如此阔绰。

“陪我”涉黄,波场涉赌

孙宇晨目前所经营的项目,主要是陪我APP和波场项目。

在拍下巴菲特午餐后,孙宇晨称外界对其误解是不了解其实际业务构成。他称,“波场仅有5%业务位于中国大陆境内,陪我APP,合法合规。其余95%业务,全球主流数字货币波场TRON,三百万用户,500个DAPP,全球最大去中心化传输网络BitTorrent,十亿装机一亿活跃,都主要位于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地区,你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

此外,在波场公链项目中,排名靠前的项目“抽奖”类占据了绝大多数。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打开发现,所谓“抽奖”实际是赌博类游戏,且国内都可以直接访问。

而对于BitTorrent,业内人士直言:是其收购前的积累,和他关系不大。

一位与孙宇晨有过交集的金融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评价:技术水平之前很一般。宣传包装好手,到处参会布道,拉大咖背书。但因为炒币巨赚,收购招募了不少人才,现在也有了技术。

在多个阶段都被质疑为骗子的孙宇晨,最终却有了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实力。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智族GQ》杂志副主编何瑫在2015年对孙宇晨有过深入的采访。在近日参加一档电台聊天节目中,何瑫提到,在创业融资的游戏规则中,即便天使轮或者A轮投资人发现创业者有问题,但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是戳穿而是掩盖问题为其站台,寻找下一个接盘侠。当雪球滚到一定量级,收购一个可行的业务,就集体洗白上岸了。这是一个中国版《坏血》(一场估值近百亿美元的血液检测独角兽公司骗局)的故事,而孙宇晨深谙其中之道。

如何定义“成功”

拍下巴菲特午餐后的孙宇晨,似乎获得了传统意义上的“成功”。其鄙视王小川的朋友圈流出:2014年一起录节目时,“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而王小川发文: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有的人以为是身价,有的人以为是市值。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孙宇晨还在微博委屈:为什么扎克伯格发币是区块链革命,我发币是传销骗局。网友回怼:你心里没点儿X数儿么?

李笑来录音泄露指其是骗子时,孙宇晨发文“听说我又躺着中枪了”;王思聪在朋友圈评论其竞拍巴菲特午餐,孙宇晨主动发博“听说王思聪骂我?”。这种主动找骂的做法,在GQ的报道中更能得到印证:他从不掩饰对名利远超常人的强烈渴求。财富或许是次要的,但一定要获得尽可能多的关注。……“我这人真的无法忍受寂寞。我衡量一件事是否要做,热不热闹很重要,一定要有人搭理我。哪怕是骂我呢?”

被竞拍下的“巴菲特午餐”,已经沦为孙宇晨巨幅广告牌近两个月。

孙宇晨微博的留言区,有亏损投资人留言要他赔钱,还有投资人表示虽然亏损了但依旧支持孙宇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也时常能听到卖房炒币结果巨亏导致妻离子散的案例。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币,尽管其对实体经济没有价值,每挖一枚比特币要产生1.8吨的二氧化碳,耗电量极大,全国挖矿耗电可以供约5000万户居民使用,被利用为洗钱、恐怖融资活动服务,ICO活动则属于诈骗、非法集资。但在投机暴富的心理下,部分投资者不顾阻拦参与其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要求币圈交易平台和项目退出外,在监管部门的行动中,币圈网站、币圈资讯类平台被大规模屏蔽,以防范投资人参与造成经济损失。但仍有投资人通过翻墙等各种违规途径主动参与其中,直到被“割韭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听到类似案例的共同心声。

只是,故事还会按照文首的剧本继续演绎下去吗?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财富人生
财富人生

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

风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