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不良资产 】( 第870期)要贷款、卖资产、证券化,中国30万亿地方隐性债务的“花式”解法


2019年除了减税降费刺激经济,中国政府另一项工作重点或许是化解逾30万亿的隐性债务重负。


整理了多家机构对中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的预测,区间基本在30万亿元-40万亿元左右;与上一轮中国政府三年地方债务置换方案不同的是,最新汇总信息显示,本轮隐性债务化解更多通过市场化手段化解风险,发债券、卖资产、金融机构贷款、国有资产证券化等等,不一而足。目前来看还局限在一事一议,一城一策。


隐性债务问题沉疴已久,不可再拖延。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指出,“在很多地方财政收入和GDP都已经不能覆盖本息。”


目前已经抛出化解方案和措施的地区如江苏省镇江市的试点方案中,据悉国开行等机构将为其提供长期低息贷款;该省省会南京市则寄望于通过国有资产证券化和平台公司企业化等,为消化隐性债务提供资金支持。


此外,吉林省四平市上月推出的举措包括将银行表外贷款转为表内、降低债务利率、延长付息周期、对项目短期贷款进行展期、发行城投债、出售抵押资产等。沈阳辽中区公布的偿债方案以处置国有不动产为主。上述方案都旨在通过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获取资金。


“实际上随着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到期压力加大,少部分平台公司出现了违约,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近一年来都被地方政府高度重视,”民生银行研究院金融中心主任王一峰称,很多隐性债务仍在进行以时间换空间的操作。


隐性债务是指在法定限额外,由地方政府承诺以财政资金来偿还,通过当地融资平台、PPP、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举借的债务。目前尚无官方数据对此统计,但综合机构分析可以看出,基本预估都在30万亿以上。


机构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预估规模
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固收组负责人杨业伟 30-35万亿元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 37万亿
标普(2018年10月) 约40万亿


此次两会期间,不仅提交人大审议的政府预算报告重提“化解隐性债务”,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朱明春并表示部分地区隐性债务高于显性债务。他并表示,化解存量工作在有序开展。


市场化手段是本轮债务化解的特点。不仅财政部部长刘昆称将以市场化手段化解存量债务,财政部提交人大审议的2019年预算工作报告也提到,鼓励金融机构与融资平台公司协商采取市场化方式,通过合适期限的金融工具,应对到期存量隐性债务风险。


国开行行长郑之杰在两会期间接受彭博采访时透露,该行去年12月曾牵头组建银团贷款,给山西省交通运输厅提供低息贷款置换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该行还与财政部就江苏、山西及东北省份等地区的隐性债务化解项目进行沟通。“沟通的几个项目财政部都表示支持。”


王一峰指出,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涉入,将降低平台换本付息压力,大幅度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增加债务可持续性。同时,会对这些地区的城投债产生隐性担保的效果,推动弱资质主体恢复融资能力。


国开行去年12月牵头组建的银团贷款,给山西省交通运输厅提供了低息贷款置换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债务重组规模最终达2607亿元左右,每年将可减少利息支出30亿元左右。


背靠大树


事实上,在镇江传出将试点化解债务风险的消息后,当地城投债的融资成本已经接连大幅走低。由镇江市人民政府100%控股的城投平台--江苏瀚瑞投资上周以4.8%的票面利率发行了5亿元超短融,较1月同类债券票息大降150个基点;该市另一城投镇江城建集团上月发债成本也跌逾100个基点。


华创证券宏观分析师张瑜等人6日的报告则称,从政府表态来看,2019年面临的隐性债务化解风险大为降低,城投平台公募债暴露风险的几率明显下降;建议投资人可选择欠发达地区的高层级大平台,主要考虑这类平台的重要性以及隐性债务化解的便利性。


风险也不可忽视,摩根大通驻香港经济学家Grace Ng指出,政府正用资产负债表上较为健康的部分来覆盖部分隐性的问题,他们得确保未来这些有风险的贷款不会失去控制,否则的话,到那时候再要去解决问题将会更难。


“更大的担忧是道德风险问题,”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称,他也是《刚性泡沫》一书的作者,“隐性债务担保是很多问题的核心所在。”


延伸阅读:

财政部:不允许发生新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财政部发布会的十大信号:


1、严禁新增隐性债务,管控好新增项目融资的金融“闸门”


在不允许发生新的隐性债务方面,我们是非常严格的,我们对各地财政包括融资平台公司进行监控,发现这类情况的,马上进行问责,在全国也问责了不少人。

 

同时,管控好新增项目融资的金融“闸门”,对没有稳定经营性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或没有合法合规抵质押物的项目,金融机构不得提供融资。这方面,因为很多国有金融机构,各级政府是出资人,所以我们从出资者的角度对他们提出了要求。

 

2、隐性债务化解,坚持中央不救助


对于存量债务,已经发生了的,我们要求要稳妥化解。这方面我们还是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坚持谁举债谁负责,做到“谁家的孩子谁家抱”。建立了市场化、法治化债务违约处置机制,依法实现债权人、债务人共担风险,继续整治违法担保,纠正政府投资基金、PPP、政府购买服务中的不规范行为。从目前的情况看,化解存量的状况也是比较好的。

 

3、债务率76.6%,地方政府债风险可控


从我国的情况看,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到去年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8.39万亿元,债务余额和综合财力比例是76.6%,这个远低于国际通行100%到120%的警戒线。


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96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余额是33.35万亿元,政府债务和GDP相比,负债率是37%,远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

 

4、专项债发行的三个特点:发行早、成本低、期限长


今年的专项债券发行工作有三个特点:一是发行早。以往是5月份才启动发行,今年提早了4-5个月。


二是成本低。1月份各地发行的新增债券平均利率较2018年平均发行利率下降约55个基点。


三是期限长。各地发行新增债券平均期限是7年,较2018年平均发行期限增加了1年。


5、为何不用过高提升赤字率?


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一方面,强化逆周期调节,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另一方面,也与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有效降低企业负担、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相适应。

 

除了适当提高赤字率,中央财政还增加了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地方财政也将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这方面也筹措了一部分资金,可以让我们不用过高地提高赤字率。

 

6、部分省份收支压力大,提高养老金调剂比例


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整体上是收大于支的,滚存结余规模仍保持不断增长的态势。确实有部分省份的基金收支平衡压力比较大。今年要进一步加大调剂力度,将调剂比例提高到3.5%,预计全年中央调剂基金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左右,进一步缓解个别省份基金收支压力。

 

7、翘尾效应,减税降费超预测数


2019年减税降费措施以减税为主体,大约占7成。减税的份额里又以增值税降率为主体。由于2018年减税措施的翘尾影响会高于2019年减税措施的翘尾影响,2019年减税的实际减负数额,按照我们的测算,会高于公布的年化全年预测数(2万亿)。

 

8、既当“铁公鸡”,又打“铁算盘”


我们要当“铁公鸡”,不该花的钱“一毛不拔”。同时,我们也要打好“铁算盘”,把该花的钱花好,花在刀刃上。严控“三公”经费预算,取消低效无效支出。中央财政带头严格管理部门支出,一般性支出要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的资金一律收回。

 

9、我们要求地方过紧日子,不是说要求他不发放工资


我们要求地方过紧日子,不是说要求他不发放工资。中央财政在安排今年预算的时候,将保持地方财政的财力作为重点进行了均衡。中央对地方的均衡性转移支付增长10.9%,这是两位数的增长率,是相当高的一个数据。

 

10、统一小微企业认定标准


像过去小型微利企业的认定标准,比如说工业,就按资产总额3000万,其他企业1000万,现在统统把它提高到5000万,也就是说5000万以下的都具备认定为小型微利企业的条件。人数,工业企业过去是100人,其他企业80人,现在统统把它认定为300人以下。


还有就是应纳税所得额,过去是100万以下,现在统统提到300万以下,这覆盖了多少?1798万户企业都纳入了调整范围。





“一夜暴富”成刚需下的人性险恶

点击查看》》

不良资产 】( 第870期)要贷款、卖资产、证券化,中国30万亿地方隐性债务的“花式”解法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

风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