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汽车熄火:烧钱84亿量产还差临门一脚 一汽被寄望托底

摘要:坐拥前宝马、福特、特斯拉高管阵容,概念车一经推出惊艳市场的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拜腾汽车,在经历了短暂高光时刻后,开始面临生存考验。

  7月3日上午,50余名被拖欠了4个月工资的拜腾员工,现身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大门口,希望相关部门能帮助要回被拖欠的工资。此时的南京拜腾汽车总部,偌大的办公楼仅剩极少员工留守。离总部不远处的拜腾汽车工厂,四个车间大门紧闭,鲜有员工出入。

  此前的6月30日,拜腾汽车已给中国区全体员工发送停工停产通知书。通知书称,中国内地所有公司将自2020年7月1日起开始停工停产,中国区所有公司员工待岗,公司将不再安排工作,对必要的工作岗位,公司另行通知。停工停产期预计6个月,后续安排将视公司具体情况决定,并另行通知。

  对于上述结果,拜腾汽车员工并不意外,毕竟上次公司给他们发工资还是今年的3月5日。此后,拜腾汽车上海、北京办公室相继因无力承担租金而退租,南京工厂因欠费停水断电而停止运转,北美、德国办公室裁员,公司面临着愈加严峻的经营困境。

  目前,拜腾正在制定重组方案,等待和股东一汽签集团签约收购协议的消息,在拜腾汽车内部之间流传,不少员工期待新资金注入,可以帮助公司实现量产。

  对于拜腾汽车接下来是否会被一汽集团收购,拜腾汽车方面回应澎湃新闻称“不予置评”。截至发稿,澎湃新闻尚未联系到一汽集团置评。

  车没量产,84亿烧哪了?

  拜腾汽车脱胎于FMC,最早诞生于2016年。2015年7月,富士康、腾讯及和谐汽车在郑州签署战略框架协议,随后成立了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合作企业(和谐富腾)。此后,和谐富腾孵化出两个项目,一个名为FMC,主攻高端电动车市场,并找来宝马i8教父毕福康和原东风英菲尼迪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戴雷掌舵,这就是今天的拜腾汽车;另一个名为爱车,主攻低端电动汽车市场,这就是如今的爱驰汽车。

  天眼查信息显示,拜腾汽车的运营主体为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放有限公司,公司股东为知行新能源汽车投资管理(南京)有限公司和南京启宁丰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南京启宁丰”),两者分别持股73.33%和26.67%。南京启宁丰为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子公司,而后者由南京市政府全资控股。

  2018年6月11日,拜腾汽车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主要投资人包括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

  这也是拜腾汽车融资的高光时刻。此后,随着资本寒冬来临,资本对造车新势力热情大大降低,造车新势力的融资也变得愈加困难,未能量产的拜腾汽车也不例外。戴雷口中本应在2019年年中就完成的5亿美元C轮融资,至今仍未完成。

  据央视新闻报道,拜腾汽车2017年至今共进行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

  这个融资数额对于烧钱的汽车行业来说不算多,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表示,没有200亿不要造车。

  据媒体报道,拜腾汽车南京工厂总投资额约110亿元,规划年产能30万辆。拜腾汽车内部人士表示,虽有南京政府的土地支持,拜腾汽车仍然拖欠大量工厂建设工程款和设备尾款。

  值得一提的是,拜腾汽车南京工厂的对面,本应是就是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的工厂。不过,前途汽车南京建厂的计划显然已流产,本应建厂的土地上杂草丛生。前途汽车近期也被曝出欠薪、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除了工厂建设,为解决生产资质问题,拜腾汽车不得不豪掷重金。

  2018年9月28日,一汽夏利正式对外发布公告称,一汽夏利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但需要支付一汽华利职工薪酬5462万元及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至今,拜腾汽车还未支付一汽华利的2.35亿元欠款。

  戴雷在去年11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拜腾汽车全球拥有员工1600多名,中美均设有研发中心。拜腾研发中心员工夏阳(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中美同设研发中心极大浪费了公司资金,“同等能力下,北美研发中心员工的工资是中国的两倍。500人不到的北美研发团队的单月工资是一千多个中国员工工资的3倍。”

  负责供应商管理的拜腾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公司在供应商选择上只挑最顶级的企业,这样下来成本就上去了。“由博世开发的整车控制器需要近亿元,如果选国内的企业可能只要几百万,公司完全不考虑性价比。其实,国内的供应商已经非常成熟,完全不需要这么奢侈。”

  此外,在多名拜腾汽车员工的口中,来自传统车企的拜腾汽车高管们完全不知创业的艰辛,内部管理无方,跨团队协作困难极大,公司最多时有近30名VP(副总裁)。而超过3200人、已量产交付的理想汽车目前仅有两名VP。

  “量产只差临门一脚”

  拜腾首款概念车BYTON Concept于2018年在美国电子消费展上亮相,靠着横贯中控台的共享全面屏等前卫设计在当年的展会上大放异彩。量产车型M-Byte于2019年在美国电子消费展上亮相,同样在业内收获大量好评。

  戴雷曾在2019年11月时接受采访时称,M-Byte车型将于2020年中正式投入量产。但到了2020年5月底,拜腾南京工厂已基本关闭,原定年中量产一事也变得遥遥无期。

  “量产其实只差临门一脚,只要有钱继续投入,很快就能量产,公司现在这样真的太可惜了。”多名拜腾汽车员工这样表示。

  谈及为何迟迟未能进入开始量产,多名拜腾汽车员工都提到,主要是资金不足和部分研发设计未完成。

  拜腾汽车生产员工叶晨(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南京工厂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调试于2019年7月就已基本完成,工厂方面量产条件已具备;公司量产车型M-Byte也于2019年5月就已进入试生产阶段(pp),目前正处于pp3阶段,在经过几个月的量产准备阶段(pto)后就可开始量产(sop),“大家一直都在为正式量产认真做准备,生产部门今年2月10日起就陆续复工,并未因疫情耽误太多试生产进度。”

  叶晨已在汽车行业工作多年,据他介绍,一般车企的试生产阶段只需6-8个月,而拜腾汽车超一年的试生产时长在业内属较慢水平。“公司缺钱,供应商不给力。研发部门任务也经常无法按时完成,进度实在推不动,生产部门只能干着急。”

  在夏阳看来,研发任务无法按时完成主要责任在北美研发中心。夏阳称,中国研发中心完全没有话语权,工作任务完全在北美研发中心领导下进行。

  “沟通成本极高,经常解决一个小问题,北美中心要好几天才给拍板。北美研发中心还不够专业,很多人经验和能力不够,外行指挥内行的事也经常发生。”夏阳坦言,不过他也承认,中国研发中心团队也存在不够专业的问题。

  夏阳还表示,中国研发中心员工和中高管曾多次向戴雷反映公司研发存在的问题,同时还请求戴雷将研发重心放在中国。戴雷于今年5月承诺给予中国研发中心主导权,但因公司全面陷入困境而未能成行。

  吉利、宝能曾到厂考察,一汽被曝可能最终接管拜腾

  量产只差临门一脚的拜腾汽车,能等来“白衣骑士”么?

  目前,公司正在制定重组方案,等待和股东一汽集团签约收购协议的消息,在拜腾汽车内部之间流传。

  叶晨和另两名拜腾工厂生产员工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5月前后到厂考察的公司突然增多,其中有宝能、吉利控股等公司。叶晨表示,他曾先后两次看到吉利控股有关人士在工厂考察。

  6月30日,有媒体报道称,吉利控股将收购拜腾汽车。彼时,吉利控股有关人士回应澎湃新闻称,不予置评。

  7月3日,在拜腾汽车员工和南京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的沟通会上,澎湃新闻记者听到相关负责人介绍,南京开发区确实和宝能商谈过拜腾汽车的收购事宜,但因宝能汽车“胃口太大”,收购一事未能谈妥。

  据拜腾汽车内部人士透露,收购未能谈妥主要是因为南京开发区无法接受宝能要太多土地的要求。

  这名负责人还表示,拜腾汽车肯定有人接管,员工被拖欠的工资一定会发放,一汽集团会给拜腾汽车“托底”,“开发区领导们一直在为拜腾汽车收购一事谈判,好像很快就要和一汽集团签约。”

  对于更多拜腾汽车重组、被收购的细节,该负责人并未做出回答。

  对于拜腾汽车接下来是否会被一汽集团收购,拜腾汽车方面回应澎湃新闻称不予置评;截至发稿,澎湃新闻尚未联系到一汽集团发表置评。

  一名不愿具名的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拜腾汽车最值钱的资产就是其南京工厂和高端电动车生产平台,后者对于很多未拥有高端电动车型的车企还是有着一定吸引力。

  该高级合伙人还表示,一汽集团如果收购拜腾汽车,红旗旗下高端电动车车型可以直接在南京生产。“一汽集团本就对拜腾汽车进行了投资,拥有不少股份,再除去拜腾汽车拖欠一汽华利的欠款,一汽集团收购拜腾汽车并不需要很多现金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9月,拜腾汽车前CEO毕福康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我感觉,他们(一汽)将把拜腾汽车推到倒闭的境地,这样他们就能得到拜腾的工厂和平台。”

  随后,毕福康发微博表示美国媒体断章取义,拜腾汽车表示自己一直独立运营。

  去年也有消息称,一汽集团红旗旗下纯电动车型将和拜腾汽车共线生产。

  叶晨也证实了这一传闻,一汽集团确实曾两次将旗下电动车工艺给到过拜腾工厂,以谋求共线生产,“后来因为拜腾汽车自己经营不行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市场唯一“保本保收益”理财产品

点击查看》》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财经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财富人生
财富人生

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

风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