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踩雷”罗静案,云涌1号信托计划已延期!各方责任如何划分?

摘要:“踩雷”罗静案的云涌1号信托计划有了新动态。

“踩雷”罗静案的云涌1号信托计划有了新动态。

【资讯】“踩雷”罗静案,云涌1号信托计划已延期!各方责任如何划分?

8月16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投资人处确认,云南信托-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云涌1号”)已经延期。

记者获得的延期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14日,云涌1号信托计划未收到可足额分配的现金形式的信托财产,届时云南信托将以信托财产中的现金部分在扣除相关税费后向受益人分配部分信托本金,并依照《信托合同》上述约定将该信托计划自动延期1年,延期期间自2019年8月15日起至2020年8月14日止。

云涌1号成立于2018年8月15日,正常到期日期是2019年8月14日。

目前,关于责任如何划分,管理方云南信托与代销方湘财证券之间还在持续沟通中,而对于应收账款的真假也还在等待公安机关给出调查结果。

云涌1号延期

据记者了解,自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6月20日因涉嫌欺诈活动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先是诺亚财富被曝34亿元踩雷承兴国际,之后云南信托超11亿元信托产品也被指与罗静有关。

云南信托曾为承兴国际相关公司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发行多款“云涌”系列信托产品,信托资金用于购买广州承兴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

此前,《国际金融报》记者已经确认的相关信托计划有云南信托-云涌1号、4号、7号、8号、10号和1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规模分别为4460万元、32090万元、1900万元、30000万元、29990万元和11960万元,总计超过1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云涌1号计划第一还款来源是苏宁易购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承兴国际实控人,也是该项目的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罗静还款。

某三方机构代销人员此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罗静已经被抓的情况下,下一步需要看作为管理人的信托公司怎么处理。如果信托公司愿意为这个“背书”或承担一定的责任,可能会用自有资金兑付。但对于投资者来说,信托也属于一类理财产品,具有一定的风险,如果到期没有兑付,也有可能会继续延期。

“购买的云涌12号实际上已经违约。”一位购买了“云涌”系列——云涌12号信托产品的投资者李华(化名)告诉记者,尽管产品是明年1月份到期,但正常是每个季度进行清算,打给投资者一部分钱。目前今年第一季度打了,第二季度7月6日就没打过来,7月9日的时候确认了下没有收到,实际上已经违约。

责任如何划分

有意思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投资者名义致电云南信托,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合同约定,云南信托是主动管理方,但湘财证券在其中充当的角色,可能不仅仅是代销的责任。湘财证券之前也发过金汇系列产品,底层资产是一模一样的,他们之前也是做了好几年的。

李华告诉记者,云涌系列信托计划8号后边的都是通过湘财证券代销的。购买时,湘财证券工作人员表示非常了解这个项目并且产品是安全的,以前是它们发的金汇系列产品,金汇到期之后,监管部门不让它发了,于是改成和云南信托合作。

那么,湘财证券代销云涌系列信托产品具体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湘财证券办公室方面,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办法回应相关问题,只有通过购买相关产品的信批渠道去了解或以官方的信息披露为准。

李华还告诉记者,湘财证券方面目前对投资者表示,它们只是负责代销,而云南信托才是主管,云涌系列不是通道产品,而是云南信托主动管理的产品。

“云南信托确实承认主动管理,产品发行时都是以云南信托名义,合同也是云南信托的合同。”李华告诉记者,但云南信托这边认为,湘财证券收了云南信托的投顾费,湘财证券也是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

据相关媒体报道,湘财证券针对因罗静案踩雷的金汇系列产品在近日推出了“3322”兑付方案,引入了神秘第三方接盘涉险资产。即通过两年半的时间分四次兑付本金,比例依次为30%、30%、20%、20%,并于最后一次兑付时补贴2%的利息。

上述云南信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云南信托和湘财证券双方的高管是有接触的,但是还未就处理方案达成一致,所以现在可能还在沟通中,最终以什么样的方案落地仍需进一步确认。

应收账款真假成谜

有业内人士指出,应收账款是很容易虚构的。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应收账款“萝卜章”事件屡屡发生。

此前,在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大连机床应收账款“萝卜章”案坑骗了中江信托7.6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应收账款类信托应该进行确权,确认应收账款的真实性,测算应收账款汇款现金流能够覆盖债务本息,如果应收账款质押还需要在人行登记公示系统进行登记。“应收账款信托既有主动管理的,也有事务管理的,主要以地方融资平台类主动管理为主”。

对于云涌系列底层资产应收账款的真假,上述云南信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云南信托前期做了尽调,核实了整个融资业务涉及的合同和相关法律文件,包括采购合同、签收确认单,和所有的发票单据等,并认为是真的。而后期第一时间发函给苏宁时,苏宁那边是否认的。

“现在苏宁方面是否认,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现在也不好判定。要等待公安部门给到一个准确的调查结果。”对于预期解决的时间,该人士表示,公安部门进行处置和案件调查具体需要多长时间,不太好说。

有投资者认为,云南信托并未一味推卸责任,愿意在法律框架下承担法律责任,但其拖延心态非常明显。与此同时,云南信托也反复强调湘财证券应与其一起配合先解决客户问题,再解决与中诚实业和苏宁的问题。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推荐阅读

财富人生
财富人生

快讯

更多+

热门文章

风险

更多+